hen-5

【也青】夜市美食

设定是王也入世,诸葛青和王也结伴而游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既然都到了广西,何不去首府南宁走走?

王也和诸葛青在游览了桂林之后如是想。

桂林和南宁之间有动车直达,耗时约三小时。王也上车没多久便开始打瞌睡,倒是诸葛青又是查攻略又是订酒店,等下车时已经敢对着王也自称导游了。

六月的南宁又热又闷,两人在酒店休整了下,等太阳落山方才出门。

出了酒店,诸葛青便兴致勃勃的带着王也直达中山路美食街,第一站是街口老友粉店。因着想多尝试些美食的原因,两人只点了一碗招牌老友粉,给肚子预留位置。

“老友粉”是南宁的特色美食,最初其实是“老友面”。相传明末清初,一个人得了感冒,他的好友特意为其制作了一碗鲜香酸辣的面,吃完之后他的病居然就好了,因此得名“老友面”。粉里面的酸笋为广西特有,味道独特,吃得惯的人觉得它是人间美味,吃不惯的人却觉得它“臭”味冲鼻。

王也坐在餐厅里哈欠连连,虽然在酒店休整的时候他已经睡过了,但还是觉得不够。

昨晚诸葛青突然提议要放舟漓江,感受一番古文人情怀。两人悄悄解了岸边用来打鱼的小船,结果上了之后方才发现都不会划船,两人只得让小船顺江自由飘荡。凉风习习,流水粽粽,明月清清,倒也够自在自由。两人一直闹到月亮东沉方才借着异能靠岸。不过,在河上的时候是船载着他们走,上了岸之后就只有两人扛着船回去物归原主了。虽然有点折腾,但是倒也有趣。

王也琢磨诸葛青这小子是不是家教太严,以前都没能怎么玩,这次和自己出门方才得到了释放。

“粉来了,粉来了。”

诸葛青巴巴的瞧着老板上粉,一上桌便迫不及待地给自己拨出一半来,将剩下的端到王也面前,说道:“你吃这个,我吃挑出来的。”

王也取了筷子尝了一口,酸笋的酸味不同于一般的腌制品,味道当得起醇厚绵长二字,开胃利口。粉里面还放了少许辣椒,增味提鲜,而且量刚好是尝得出来却不会觉得过分的程度。王也自己挺满意这个味道的,不过担心的看了一眼诸葛青,问道:“这个有点辣,你吃得了吗?”

“没事,这点辣算啥,吃得了,吃得了。”

王也微微点头,埋头专心解决自己那份,呼啦呼啦吃的喷香有味。粉面吃起来都快,王也两分钟便解决了自己那份,抱着碗又意犹未尽地喝了两口汤。他把碗一放,抬眼一看对面的诸葛青乐了。

此时,诸葛青吃的脸上都是细密的汗珠,眼周和双颊飞红,映着瓷白的肤色都是好看的紧。他一筷子一筷子的将粉夹出来,凑近了轻轻吹气,等凉了方才小心翼翼的放进嘴里。这么个吃法,王也都吃完了他还没解决三分之一。不过他可不敢像王也那么吃,这粉又辣又烫的,这么个吃法他能直接给刺激得昏过去。

“老青,你行不行啊,不能吃辣就让给我呗。”王也说着就伸筷子想要捞粉。

诸葛青虽然被辣的晕晕乎乎的,不过还是眼疾手快的将王也的筷子架住,说道:“诶,老王,我正吃着呢,你怎么能这样呢?”

“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,让我给你减减负呗。”

诸葛青将碗端起来,护着不让王也抢,说道:“不行,这个好吃,不给你减负。”

护食的小狐狸,自己吃不动也不让人动,王也莫名觉得有些可爱。他将筷子放下,面上却做出一副无奈可惜的样子,说道:“哎,不减负就不减负呗。”

诸葛青将碗放下,一边挑粉吃一边警惕地盯着王也。在王也将保温杯打开喝起热水之后,一股热气仿佛从王也的水杯直冲诸葛青脑门而来,惊得他双眼睁大,汗水直流:为啥这人吃完后还能一脸享受地喝热水!一脸享受啊!!

王也浑然不觉,喝完之后提溜起水杯,慢悠悠说道:“你慢慢吃,我出去转转再回来。”

美食街进去不远,有一家小店支着小板凳和凉棚卖冰豆浆和油条,店面虽小,生意却特别好。王也觉得稀奇,大晚上的,吃什么豆浆油条?难道这边都是当作甜品点心在吃?

王也想着和豆浆总比加了一堆莫名其妙添加剂的饮料要好,便打包了两杯豆浆和一份油条。等他提着走回去的时候,诸葛青仍在和老友粉奋斗。

他将不太凉的那杯豆浆放在诸葛青面前,说道:“买了豆浆油条,看着生意挺不错的,味道应该不错,尝一尝?”

诸葛青拿着微凉的豆浆,慌不迭的喝起来。

王也看着诸葛青不歇气地喝下大半杯,一下着急了,说道:“哎呦,你喝慢点,小心伤胃!”

“从来没觉得豆浆这么好喝过,”诸葛青喝了豆浆,整个人都舒服了,说道:“王也你运气不错啊,这家店还挺有名的,当地人也爱去这儿,你没看过攻略怎么都能找到?”

“瞅着哪儿人多就去哪儿呗。” 

诸葛青这次一口粉一口凉豆浆,只觉得身上汗也不流了,嘴里也没火苗在烧了,熨帖无比。

王也慢腾腾的喝着豆浆吃着油条观赏诸葛青吃饭,只觉得秀色可餐,古人诚不欺我也。

诸葛青吃完后感叹道:“豆浆配米粉绝配啊。老王,记你一功!”

“哈哈哈,微末功劳,不足挂齿不足挂齿。”

两人出了店继续往里逛,陆续挑了些看着喜欢的小吃尝了尝。

这个时候小龙虾已经上市,不少摊贩店面都在卖这个,诸葛青看着鲜红饱满的小龙虾感觉自己又走不动路了。

“想吃小龙虾?要不进这家店吃?”

诸葛青想了想,说道:“南宁本地的小姐姐推荐了一家店,他们的螺丝和蛤蜊很不错,我们打包点小龙虾带过去吃吧?”

“好。”

诸葛青对老板说道:“老板,来两斤小龙虾,打包带走。”

“好嘞,您吃什么口味?”

“你们有什么口味?”

“麻辣、香辣、蒜香……”

王也看诸葛青,觉得他又想作死,赶紧说道:“蒜香的,蒜香的。”

诸葛青看看王也,将滚上舌尖的麻辣又咽了回去。

两人本来也逛得差不多了,拿上打包好的小龙虾没再耽搁,直接去了推荐的那家店。

两人点了几个招牌菜,找了个靠近空调的好位置坐下,一落座便取了塑料手套出来戴上,开始剥小龙虾吃。

“这家店有点偏僻啊,一般的游客还真找不到这里。”

“咱两能是一般的游客?吗”

“那倒是。”

“我给你说,他们家的螺丝可是一大特色,待会上了不会吃我教你啊。”

“吃个螺丝还用教?不就是一根牙签的事情吗?”

诸葛青一听就知道王也这小子不会,神色先是飞扬起来,又强压下去故作神秘地说道:“待会上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得得得,吃个螺丝还把优越感吃出来了。”

两人带着手套剥虾,一手一个,不一会儿就吃的七七八八,留下一桌子红艳艳的虾壳。

“怎么不把你那个南宁的朋友一起叫出来吃饭?”王也问道。

“你这么说也可以,要不我给她微博留个私信吧。”

“打电话呗,微博不知道什么能看到。”

“今儿微博上认识的,哪有电话。”

“原来是网友啊,你说你这人,平日里撩东撩西也就算了,怎么上网了也瞎撩。”

“老王,这你可落伍了,现在可是互联网2.0时代,讲的是万物互联,你说我借互联网和妹子联络联络怎么就成瞎撩了?”

“是是是,你有理。”

这个时候,两人点的招牌螺丝上了。他们点的是锥螺,虽然个头不小,但是长地非常细长,又有俗称九层螺、钻仔螺,非常形象。不过因为螺丝过于细长,螺肉藏在中间用牙签根本别想挑出来。

诸葛青打趣地看了一眼王也,摘了一次性手套作势去取牙签,调笑道:“王老爷,这是小的为您配的精选工具,请慢用,好的话请给五星好评哦。”

得,这人又戏精附体了。

“诶,老青,你这不是打趣我吗?”

诸葛青忍不住笑意,眉目弯弯,越发像个狐狸,说道:“我哪敢打趣您呐,还指着您给个好评今儿好下班呢。”

 “这牙签可是你给我的,我要是挑不出来肉来,你不怕我给你个差评?”

“您这可就没理了,牙签是您点名要用的,小的百分之百满足客户要求,咋还能给差评呢!”

王也心中痒痒,只想把那只拿着牙签都快要伸到自己鼻子面前的狐狸爪子给拍掉。不过王也手上戴着的手套沾满了小龙虾的油星子,小狐狸那么爱干净,他哪儿舍得呢。

“一口半生不熟的京片子,听得我难受。”

“不熟那可更得多练练了,反正难受的不是我,”诸葛青窃笑。

“青,甭皮了,”王也用眼神示意诸葛青道:“赶紧的,这玩意儿到底怎么个吃法?”

诸葛青收束了表情,切换到正常模式,说道:“锥螺虽然长的细长,借助工具很难将螺肉取出来,但也不是没有办法。你仔细看,螺丝的尾部是不是有个孔?”

王也拿着一枚螺丝观察,确实是这么回事。

“这是厨师故意夹的。尾部夹断之后,炒制的时候更能入味,同时,吃的时候也能派上用场。”

 “你先将尾部放进嘴里用力吹气,螺肉在原来的位置会有所松动,这个时候再将头部放进嘴里一吸就可以顺利的吃到了。”诸葛青边说边做示范,很轻松地便吃到了螺肉。

王也将螺丝放到嘴里试起来,含着螺丝头部含混的说道:“吸不出来……”

“用力,再试试。”

“还是没吃到……“

“用力,用力! “

“啪!”一个黑影从王也嘴边飞出来,飞快的弹到桌上又落到了地上。

原来是王也吹的太用力,螺肉直接从头部飞了出去。

诸葛青反应过来没憋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王也讪讪一笑,将螺壳丢到一旁,轻咳一声,说道:“浪费食物,罪过罪过。“

“没事没事,难得看到王道长也有不擅长的时候,这颗螺丝也算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它丢的光辉,丢的伟大!“

“老青,你就可劲看我的笑话吧!“

老板又端上来一盘螺丝,吃法一样。王也这次掌握了力道,没有再出乌龙。其实两人点的螺丝都更适合辣炒,但是诸葛青不能吃辣,所以点的都是微微辣。王也吃起来有些寡淡,吃了几个尝鲜之后干脆摘了手套休息。倒是诸葛青后面吹一吹,前面吸一吸,吃的不亦乐乎。

对于老年人作息的王也来说,这个点已经可以睡了。他打了一个晃晃悠悠的哈欠,心思慢慢悠悠转着:对面这人吃个东西也还是这么好看,难怪招小姑娘喜欢,性子也好,就这样一直看着也挺好。

老板很快又上了一道清炒蛤蜊,这是最后一道菜。王也取了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,他动一筷子便歇一歇,看向对面的人。

诸葛青左手拿着螺丝,右手隔着手套拿着筷子,左右开弓。不过隔着塑料用筷子有些滑手,夹蛤蜊肉的时候不是那么听使唤。

“诺,吃吧。”王也提筷将蛤蜊肉从壳上扒下来递到诸葛青面前。

诸葛青从善如流,一口吃了下去,眉眼一下弯了起来,说道:“老王,贤惠啊。“

诸葛青干脆将筷子扔了,想吃蛤蜊的时候就抬眼看向王也。虽然诸葛青眯着的双眼很难看出什么眼神来,但王也就是能从中感受到些眼巴巴的意味来,认命的担负起投喂小狐狸的任务。

诸葛青一边吃着螺丝,一边吃着王也递到嘴边的蛤蜊,满意得就差尾巴摇起来了。

在蛤蜊还剩大概三分之一的时候,王也按平时的食量估计对方应该已经饱了,问道:“还吃吗?”

王也目光是一贯的清澈散淡,神情慵懒又透着些温柔的包容。

“还要。”诸葛青望着王也,双眼半睁,眸色深深,明明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透着些绵长意味。

王也被那双黛色双眸里泄露出来的水光山色淹没,仅仅是一池风景里泄露出来的几分而已,便已将他冲击得七零八落。他生出一种时间错觉,仿佛时间被乱金柝无限延长,诸葛青的双眸照到他的意识海中,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刺穿他含混困乏的大脑,睡意全消。

目光相接的两人,不知是谁在贪慕谁。

【也青】晚归

大约就是一切风波结束之后,王也和诸葛青同居生活的一些日常。

==================

王也的公司还没有走上正轨,每天都加班到很晚。本来今天项目告一段落,王也和诸葛青商量着早点下班一起吃晚餐的,结果因为一个临时饭局而泡汤。

诸葛青看看手机,接近凌晨十二点。虽然王也提前报备过,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晚,诸葛青看手机的频率越来越高,心中的不耐烦也越升越高。

这丫的,以前晚归都会不时发个微信过来通报情况,今天手机怎么这么安静?难道是最近太体贴,放飞自我上天了?

诸葛青心不在焉得按着遥控器,在智能电视上翻找节目。他从页首翻到页尾,从这个APP切换到那个APP,只觉得个个都无聊透顶,提不起兴趣点开。当他第三遍重复这个过程的时候,屋外传来细微地电梯开合声。诸葛青耳朵微动,细心地听着门外的脚步声,不过两下便有了计较。他一下从沙发上弹起,喜悦跃于眉目间,遥控器扔到一旁便要去开门。几乎是立刻地,他眼神一转,上扬的嘴角却又撇了下来,慢腾腾捡回遥控器按着。等到门铃第六次响起时,他正好按到了新闻频道,觉得就是这个了,方才将遥控器放到茶几上的收纳架上,不紧不慢地走到门边。

“老青,我回来了。”

门后果然是那个一直等着的人。

诸葛青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站在门口不动。

王也看诸葛青面色不善,心中暗叫糟糕。他咧着嘴陪笑,没敢直接进门,见诸葛青神色不动,伸手挠着头道:“青,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。”

诸葛青看着王也作小服低的样子,拿他没有办法,将抱在胸前手放下来,说道:“老王,能耐了啊,这么晚回来微信也不发个!”

“手机没电了……”

“没电了不会找地儿充吗?”诸葛青挑眉。

“我没带充电线啊。而且今天饭局上那领导兴致忒高,拉着我一副不醉不归的架势。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嘛,哪能让他得逞啊,这一晚上就和他在酒桌上斗智斗勇了。”

诸葛青心里气顺了些,又担心遇上出门倒垃圾邻居尴尬,一把将王也拉近屋内,关了门凑到对方身上嗅了嗅,马上嫌弃的挪开,说道:“恶,一身酒菜味……”

王也进了屋自然是过了关,看着对方像个小狐狸似的凑到自己身上闻来闻去,五感像被绒毛轻轻扫过,一阵麻痒直通头顶。他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诸葛青的头发,笑道:“应酬回来能有啥好味道,你还凑过来闻。”

诸葛青伸手在自己鼻子前扇了扇去味,闻言微微抬起下巴说道:“就要闻,还不准啊。”

“准准准,你想怎么闻就怎么闻。”王也唇角勾起笑,伸手轻轻抱住诸葛青。

诸葛青虽然嫌弃王也身上酒菜的味道,但是又觉得对方怀抱温暖柔软,舍不得离开。他撇了撇嘴,任命般双手环在王也腰间,又不满足地收紧双臂轻轻摩挲,透过衣服感受对方柔韧温暖的躯体。

这个时候正是重播新闻联播的时间段,电视里传来播音员不疾不徐不高不低的解说声,听不真切,也没人想细听,却又觉得恰到好处。

“我去洗个澡?”

“赶紧地,臭死了。” 诸葛青嘴上催促着,身体却是磨磨蹭蹭方才离开王也的怀抱。

我虽然臭,可架不住你喜欢啊,王也心想。

诸葛青巴巴的跟着王也。王也在门口换鞋,他便站在一边看着;王也进卧室找浴袍,他便坐到床沿等着;王也要进浴室洗澡,他也起身跟着人挪到了卫生间。整个过程,又想上前挨挨蹭蹭又嫌弃对方臭的慌。等到门关了看不着自家老王了,方才意犹未尽地离开。

诸葛青脚步轻快地取了水杯放上些安神茶,又走进厨房烧上热水。他呆呆地盯着水壶,脑子飘飘忽忽不知怎得又飘到了王也身上去:老王刚全程带笑,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。面上神情也没有前几日看起来疲倦,不知道是今天工作要轻松些还是工作有了什么新的进展?。

“噗噜噗噜……”水开的声音。

诸葛青将开水注入到水杯中,等了片刻,将第一遍茶水滤了,又重新注入开水。他的手很稳,看着是时候了便移开了水壶,满而不溢刚刚好。

茶水的香气氤氲而出,悠悠然然地飘落进诸葛青地鼻中。温和清淡,看似随性,一不留神整个人都被包裹进这冲淡的茶香中。倒是和那个人一个秉性。

王也忙了一天,进了洗手间被热水一淋,绷着的一股劲便都泄了,整个神经都放松下下来。王也洗澡一向很快,在碧游村和诸葛青住一起的时候,还被对方的洗澡时长给惊到了。不过诸葛青平时都一副精致boy的模样,倒也能接受。还记得当时狐狸走出浴室时,整个人都被热气蒸腾得水润明艳,害的自己心里告罪却挪不开眼。真是,阿青怎么能洗这么久呢?

阿青,怎么这么好看呢?

好看的阿青此时已经泡好了茶水,慢悠悠地走回客厅,将水杯往茶几上一搁,在沙发上蜷了腿漫不经心地看着新闻。

王也快速的洗完了澡,深蓝色的浴袍随便往身上一套,腰带也不系便走了出来。他身上的浴袍颇为宽大,很有些宽袍广袖的模样。王也懒懒地垂着手打了个长长地哈欠,泪花便堆叠到眼角。

诸葛青心中一动,眼前的身影便与龙虎山上那抹藏青色身影重叠——那个将自己的骄傲打碎,用尽全力也想要和他并肩的人。

王也啪嗒啪嗒走到诸葛青身边,挨着对方瘫软在坐位上,用轻微到近乎喟叹的声音唤道:“青~”

诸葛青看着坐着也要肩膀挨着肩膀,腿挨着腿的人,恍惚的心神一扫而光。他双眼忍不住眯得更弯了些,像极了一只狐狸。

——不管这人如何随性自在,最后不还是栽在了自己身上,成为自己最亲密的存在。